莫离

sp文学专用号(圈外慎入)
文笔疏浅,欢迎拍砖w
什么梗只要戳中萌点都写啦,就…不写同人就是了,除非,除非有人点梗(捂脸),就是这么没有原则了。。。

【听说是糖的双花】归来

·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好久没有看全职了......估计bug满天飞了吧(捂脸),希望大家手下留情......

· 给某人的生贺 @一个开小号的叶皓写手 (应该是生贺的,已经拖成了新年礼物,没有关系!写出来了就好!)

· 神印王座paro!相当随意的paro!毕竟也好久没有看了!


       清晨时分,薄雾拥着石造的城墙,并不刺眼的阳光在云层中穿梭,星星点点地落在地上,天方才蒙蒙亮,茶馆却已经热热闹闹地装满了人,人们三三两两凑在一次边吃着米糕糯米团子,边抿上一口冒着热气的普洱。说书先生一敲扇子,摇头晃脑便开始了:

       “江湖传言江湖传言,百花殿的殿主张佳乐,退役啦。”

       只一句话就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说书先生满意一捋胡子,唾沫横飞地继续。

       话说几百年前,联盟主席龙皓晨统一六大圣殿,和魔神皇枫秀联手将转生的魔王奥斯汀·格里芬歼灭。随着枫秀的逝世和七十二魔神柱的破裂,人类六千年的黑暗年代终于过去。如今与魔族血拼已然成了历史,然而联盟却没有因此衰败,反而愈加完善,六大职业演变细化为了二十四职业,自从六大圣殿统一,圣殿分布便不再按照职业,逐渐形成二十四职业混杂的模式。一年一度的职业联盟比赛逐渐发展为全国的盛事。

       百花殿,以殿主副殿主的繁花血景闻名一时,几次冲进半决赛,却皆以亚军遗憾退场,两年前殿主孙哲平更是因为受伤无法痊愈而离开了联盟,张佳乐一人支撑着队伍,第三次进入了半决赛,却败于微草殿当家王杰希手下,随后便无人再见过他的踪影,之后没多久,就传来了他退役的消息。

       众人唏嘘,百花殿离普洱城不远,不少人有幸见过那年双花繁花血景的绚丽景象,方才几年,物是人非,如今的百花殿,江郎才尽,一副命数已尽的样子,若是不快些提拔些新人,怕是连前往联盟比赛的实力都快失去了。

       “哐当”一声,紫砂茶杯撞击木头桌面发出的清脆声音,在安静的茶馆中有些刺耳,引得有些人回头望向了声源处,那是一个戴着斗笠的人,宽宽大大的斗篷下隐隐约约挂着一排弹药,圆圆的小茶杯在桌子上转了个圈,杯中所剩无几的茶水顺着杯缘洒了一圈,零星的茶叶渣渣躺在深色的茶水中。小二连忙上前,操起手中的抹布:“哎哟,这位客官,可烫着了,小心着点。”这人左手将有些颤抖的右手抓住,有些无奈地扬了嘴角:“哎呀麻烦你啦。”小二带着圆滑的笑脸,边擦着边抬头看向他:“不打紧不打紧,这是我......张佳乐?!”那人脸上的笑有一丝僵硬,顿了一下仍笑着说:“你也觉得我长得像他对吧,我也一直觉得我长了一张明星脸!嘿嘿嘿不瞒你说,我这头发就是朝着他的样子留的。”说着一扬斗笠下一缕红色的长发。小二瞬间有点尴尬,点头哈腰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认错了。”转身离开的时候嘟嘟囔囔:“张佳乐大神怎么可能是这样的性格......”那人松了口气,起了身摸了腰间几枚银币放在掌柜台上,头也不回走出茶馆。

       次年,张佳乐复出霸图殿,与霸图殿殿主韩文清,副殿主张新杰,同年转殿的林敬言共称霸图四大神。

       列屏群山,林屏峰。

       “沙寒出关了。”林敬言接到前方来的消息后,回头看看毫无形象倚在树上的张佳乐。张佳乐靠在树上,手上转着自动手枪,发出卡卡的声音,手指转花一般回转了几圈,“卡”地一声,将弹匣卡入手枪,子弹入膛,笑了:“听起来前方的确是热闹起来了。”

       蓝雨殿,微草殿,霸图殿,联盟几大豪门悉数到阵,各位看家选手们也抽了空跑到这旮旯角,就为迎接这沙寒的出关。几百年前魔神柱的确被毁于一旦了,但魔兽的消亡需要时间,并不是所有魔兽都甘于服从人类,像月魔神阿加雷斯一样蜗居在人类为他们圈出的小小封地中,也有些许强大的魔兽趁乱缩进了圣魔大陆的各个角落,蛰伏以候时机重覆人类的统治。众殿看中这些魔兽的原因,除了若是放任不管会对人类的生活造成威胁以外,更重要的是它身后庞大的宝物库,皆是炼造装备武器的极上材料,用来提高殿内选手的实力再适合不过。每次这类魔兽出关,都是腥风血雨各大圣殿争执不断。

       二人看到沙寒时,它身边已经围了浩浩荡荡好几群人,各大圣殿门下的学徒都不少,光是排兵布阵围在沙寒旁边便是一副壮观的景象,一道蓝光已经飞了出去,正是蓝雨殿年龄最小的选手,卢瀚文。联盟历史上最年轻的小剑客带着不可磨灭的锐气咧着嘴就朝沙寒扑了过去,剑光尚未闪到,就被一把扫帚拦下,正是微草殿殿主王杰希的亲传徒弟,高英杰。

       林敬言“啧啧”了几声感叹年轻人到底活力四射老人家了拼不动了,但身子已经做好了准备姿势,身边的张佳乐脚尖一点,便笑着冲了出去:“老林啊,不要让小鬼们太得意了!”随后便是火光遍布周身,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子弹弥漫,瞬间杀出一条血路去,扬起一阵沙尘。林敬言脸上笑意更浓,隐在了一片火光中,朝着沙寒方向突进过去。

       “诶诶诶两位能不能有点爱护年轻人的精神啊两个人合着欺负我们殿可爱的新人有没有点节操啊!!”还没冲到面前,便被一道剑光拦下,人未到声先到,正是蓝雨殿副殿主黄少天是也。张佳乐嫌弃地退了一步,对着身边的林敬言道:“幸亏咱殿没有这么能唠叨的人,听一下子还行,日子长了可怎么是好。”林敬言严肃点头,配合地往张佳乐的方向挪了半步,黄少天一扬眉:“嘿你还嫌弃上了看不出来啊你们两个成了队友配合倒是挺好的,你看这一唱一和的......我去。”话还没说完便被天边飞来的一个扫帚打到了一边,尘土飞扬,若不是黄少天躲得快,非得被生生埋在土包之下了。

       “赖皮赖皮赖皮三个打一个你们还有点职业精神没有啊王杰希你徒弟在那儿看着呢你怎么就和这两个老家伙凑成一伙儿了!”魔道学者严肃一挥扫把:“你太吵了。”手腕一转从斗篷中丢出两个魔法瓶,扔向黄少天,一冰一火两道魔法争先恐后围上了黄少天的身边。黄少天又怎么会安安静静等在那里,一个风残草尽,紧跟着一个升龙斩,先是逼退了身边的几人,然后翻飞出了几人的攻击范围。、

       “叶修来了!”

       不知谁嚎了一声,一时间战场上鬼哭狼嚎。叶修,联盟出品最大boss,连正宗魔兽若是听说了他的传言,怕都是要绕路走。只见一把白色的大伞带着一丝锋芒杀入阵中,带着身后杀气十足的一大帮子人,兴欣殿的各位。大伞一收,叶修吊着烟斗漫不经心的表情便收入众人眼底,甚至有空抽了手将烟斗拿下呼出一缕青丝:“哟,这么热闹啊。”

       一时间场面混乱程度加剧,本该被放在主打地位的沙寒倒像是被冷落了一般,只剩了零星的注意力被放在它身上,即使是各大圣殿的学徒,也大多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的看家选手混战成一团。这样的场景可不好见啊!联盟选手大多行踪成影,要么在圣殿中闭关修炼,要么游历于大江南北,像现在这般集中在这儿的情况可不多见,这样漂亮的战斗场面也只有联盟比赛亦或是联盟举办的活动中才能见到。这种时候谁还关心沙寒不沙寒的。

       但他们不管,沙寒也不是死的,时间也不会暂停。林敬言难得地从战场中脱了身出来往沙寒身边一看,“咦”了一声,围着沙寒的已然不止三大殿,兴欣、义斩、越云、贺武、昭华五个圣殿的联盟军到阵了,东西南北亦涌来了百花殿,烟雨殿,轮回殿和嘉世殿。哎呀呀......这下可真是,相当热闹了......林敬言嘴角一抽,回头喊了张佳乐一句:“我突然发现,我们似乎是来杀沙寒的。”张佳乐一愣,捂脸:“你说的对!都怪这些家伙。”视角一转终于朝沙寒扑过去。

       摆脱了一众人等的纠缠,张佳乐肆意地大开杀戒,百花式打法一开,一阵乱来的爆破声,扬起一阵沙尘,张佳乐的身影便碾压了过去,直冲到了沙寒身边。霸图殿的学徒们看着自家选手以一当百的骁勇样子,倍儿长脸,跟在后面一路辅助着他向前。同样的事情,看在百花殿的人们眼中,却一时有些百感交集。

       这本是他们的殿主,带领着他们的队伍,一路往前冲向联盟的最前线,去年张佳乐退役,多少人咬碎了牙也没能忍住那滴泪,都是战场上铁打的弟兄,现在他们的殿主回来了,却再也不是他们的殿主了。

       爱之深,责之切。孙哲平受伤退役从此消失于江湖,张佳乐一人撑着百花殿,走过了三个春秋,他几乎就是大家心里的信仰,唯一的希望。他的退役太突然了,没有人反应的过来,然而只是过了一个春秋,他便重新站回了战场上,却顶着另一个圣殿的名字,往后大家提到他,再没人说百花殿主张佳乐,而是霸图张佳乐,他们怎么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百花殿所有人的心一沉,仿佛回到了那个灾难般的早上,联盟放出了最新动态的魔法影像,全圣魔大陆都知道,张佳乐要回来了。百花殿的所有人彻夜难眠守在了魔晶屏,只为迎接他们殿主闪亮归来,谁知他们的殿主一字一句告诉他们:“无论如何,我有一些必须要去追求的东西。”有人问他:“冠军就这么重要吗?”他直视着那个人的眼睛:“是的,很重要,是超越一切的重要。”

       百花殿的人们迟疑不前的时候,一道身影从百花殿的队伍中冲了出来——现任百花殿殿主,于峰。毫不犹豫地打出了大招,怒血狂涛!直打散了冲上前支援张佳乐的霸图学徒们,张佳乐孤身一人冲入微草殿大军中,本想着带领一队霸图大军浩浩汤汤冲进去,被于峰这一拦,身后的大军被挡了个正着,只剩了他一人,相当没有气势与安全感,只得一个翻身杀了回来,方才冲出了微草殿大军的重围,迎面就撞上了叶修。

       张佳乐相当天真挥着手呼援:“叶修叶修这里这里,BOSS快被王杰希抢走了,赶紧的!”叶修瞥了他一眼,意味不明地一扬嘴角,手上千机伞“锵”地一合,化作利矛向他挑了过来。张佳乐当场有些傻眼,一个后空翻闪了过去:“老叶你醒醒,BOSS在那儿!”叶修一点悔过的表情都没有,千机伞一扫,成功将张佳乐和于峰的仇恨都拉到了身上。

       张佳乐和于峰对望,场面一时有些小尴尬,张佳乐见不得百花二字,张佳乐三字对于峰来说更是心中一大恨,但现时的情形不容他们多想,只是一个疏忽,便让兴欣的众人突破了重围,和主战场酣战在了一起。兴欣此行不为沙寒,更多的是为了和联盟实力强劲的众人对决已加强实力,如此战起来更无后顾之忧,越战越猛。

       两人咬了牙只得暂时联手,一来一去中,场面盛大地波及了身边正和唐柔战得痛快的孙翔,孙翔是怎样的性子,哪忍得了这样的挑衅,骂咧咧喊了声“妈的”,挥起战矛就往于峰方向招呼,于峰忙不迭地扬起重剑挡了一下,随后便抡起重剑各种刀光血影朝着追上来的兴欣众人杀去,一时间竟瞬间抢回了局面,张佳乐看着他稳住了局面,也返身回来,大招尽开。

       一时间绚烂的爆弹轰鸣中,纵横着刀光剑影,气势无敌,二人身边无人能够近身,连士气全盛状态下的孙翔也瞬间被击退。

       渐渐的,战场上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慢慢的便有人注意到了,这不就是......当年的繁花血景吗?昔日百花两大当家的招牌打法,在这样混乱的战场中无意间重现了,然而当年的第一狂剑孙哲平如今已经不知了去向,而弹药专家张佳乐,头顶上也不再是百花的名号了。

       “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突然的,一声嘶吼响彻整个战场,即使在混乱的战场中也格外有穿透力,霎时间,战场不可思议地静了一瞬,只剩下沙寒不时地咆哮声,紧接着的是哭泣声,越来越多的声音,喊着张佳乐,叫着殿主。

       张佳乐愣在了原地。

       方才场面太过混乱,他竟是无意中和于峰打出了繁花血景,正是这繁花血景,激起了百花殿众人心中最深处的不舍和不甘,为什么,他们的殿主要走,为什么!

       一只手轻轻搭在了他肩上:“不管怎么说,再也回不去了呢。”是叶修,这家伙还是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拿着千机伞的手轻轻搭着伞柄,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张佳乐沉默了一下,紧紧握了下拳,突然就回头冲他笑了笑:“是呢,再也回不去了。”话音刚落,左手手腕一转,自动手枪已然握在了手中,朝着于峰方向毫不犹豫开了一枪,于峰差点被突如其来的一枪打了个措手不及,下意思扬起重剑将子弹挡了回去,神情有些复杂地看着张佳乐。

       “我们是对手。”张佳乐仍保持着开枪时候的姿势,盯着枪口冒着的一缕烟,将情绪全部藏进了眼底,平静道,就如一年前他离开普洱城那座茶馆一般,心意已是不可动摇。

        “......谢谢。”于峰握着重剑,虎口被子弹强大的冲击力撞得生疼,却对着张佳乐道了谢,只有他明白,张佳乐这一枪射杀的,不仅仅是自己,更是百花殿上上下下对于张佳乐的信仰与怀念,从这一刻起,他才真正意义上,成为了百花殿的当家。

       百花殿的众人愣在了原地,只一刻便爆发了,他们的前殿主,这样的绝情啊,一句“我们是对手”,将众人心中的惋惜和留情射杀得干干净净,余下的,便是单单纯纯的恨意。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他们殿主的强大了,然而在此时的愤怒面前,这些顾虑统统不值一提,前赴后继地朝着他扑了过来,什么沙寒,什么圣殿之争,跟他们全都没有了关系,现在的他们唯一想的,就是攻向他们曾经的神,如今最大的敌人。

       张佳乐高高地举起枪,仰面朝天,不管是他自己还是旁边的联盟选手们,都知道,他这一枪,是不可能射出去的。就这样吧,他想,是他背叛了他们,承受他们的怒火在所不惜。

       血影狂刀,旋风斩,绝地风暴!

       一个狂战士闪到了他身边,硬生生在他身周打出了一圈安全地带,冲过来的百花殿众人还未能近身,就被斩了个干干净净,张佳乐只觉得眼前剑影缭乱,便看到那人“哗”地一甩重剑,重剑上的血渍被甩出一道漂亮的斜线,头也没回,淡淡问他:“你在害怕什么?”

       张佳乐一时被惊住,一句“你是谁”尚未过脑便被问了出来,其实不用问出声,他心里的那个答案早就自己出现在了心头。这样的狂野,这样的粗暴,还是一样的背影,挥舞着重剑,除了他,还能有谁呢?

       “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那人既未回答他的话,也没有停下手中杀戮的节奏,不紧不慢道。

       张佳乐一时哑然:“我只是......”

       “将心里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张佳乐扬了唇角:“哦?和你一起吗?”

       “可以。”

       果然是你啊,张佳乐一时有点感慨,像老人家一样感时伤怀了下,还是没法掩饰眉边那一抹笑意:“你还是那么疯!”

       孙哲平听着他感慨,终于舍得转过身来,丝毫不受影响地斩开身后冲过来的百花殿学徒们,眉角舒展,带着一点点无奈,一点点纵容:“现在需要疯一把的,是你,不是我。”

       张佳乐看着他的脸,咧嘴笑道:“好,来了!”

       枪响,雷鸣,剑起。

       繁花血景。

       后面的情形张佳乐记不真切了,只记得沙寒是被王杰希那个狡猾的家伙抢走了,被兴欣那群只为捣乱不为BOSS的疯子围击,场面可谓是乱七八糟,即使是最大的赢家微草殿都不免有些灰头土脸,沙寒一死,所有人战意全无,皆收了摆兵布阵。张佳乐和林敬言也顺势收了军,想着让微草殿钻了空子,张佳乐还是有些恨得牙痒痒。当所有当家选手聚集到了附近城中的客栈时,气呼呼找叶修吵架:“你看,叫你捣乱,BOSS让王杰希抢走了吧?”叶修一行人杀了个痛快,目的算是达到了大半,心情大好,对于他的挑衅仅仅回与“呵呵”二字,临走时丢给他一卷木简。

       张佳乐展开木简,看到那熟悉的狂草字体一时有些恍惚,那字儿不可一世地写着一个地址,张佳乐方才记住,手中的木简便燃了起来,半晌化为灰烬。张佳乐看着空中那一缕灰丝,狠狠朝空中挥了一圈,做完后觉得自己的动作有够傻的,慢慢地笑出声来。

       记住几行的地址不是难事,除了比赛的时候,平日他们的时间还算是自由,张佳乐跟工会借了一匹马,一路慢悠悠地晃回了圣城,这些年来他不是没找过孙哲平,但这厮当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若不想让别人找到,能找到他的人还真不多,后面便也放弃了,只是带着队伍最困难的时候,昼夜难眠之际偶尔会有些怨恨他一点消息都没有的消失。但日子有他没他,总得过下去,不论过成了什么样子。

       如今看来,过得相当差劲呢......张佳乐站在地址所写的宅邸面前,苦笑着想。“哟,这不是张佳乐大大吗!来找我们狂剑大人啊?”墙头冒出一个声音,一颗脑袋从墙头冒了出来,贼兮兮看着他。张佳乐一时有点愣,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明明就在面前的门,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不走门偏要爬墙,“哎呀您可算是来啦,我们狂剑大人可谓是望眼欲穿......啊呀!谁!干什么!”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脚踢到了一边,差点从墙头掉下来,抓稳后气势汹汹往后一看,瞬间挂上有些心虚的笑:“孙老大!您在这儿啊......”“小北,你一个战斗法师,别成天跟刺客似的爬上爬下,省得哪天和刺客一样死得不明不白就不好了。”孙哲平大爷一般稳稳坐在瓦片墙头,笑得相当危险,转头和张佳乐打招呼:“哟,乐乐。”

       张佳乐握着拳忍了再忍,终究是没忍住,飞身起来一脚踹向了孙哲平:“孙哲平你个混蛋这么多年都躲哪儿去了!”孙哲平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他这一招,不慌不忙站起身脚点地也朝后跳了一下,慢条斯理见招拆招,相当满足地接受了张佳乐的“投怀送抱”:“有话好好说这是干什么呢......哎呀,怎么还学会咬人了!”,张佳乐招式起得突然,攻得杂乱无章,不出几下就被孙哲平搂紧了怀里,气得咬牙,见挣脱不了饿狼一样扑上去照着孙哲平脖劲处张口就是一下。

       孙哲平确实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绝招,挣了两下只觉得怀里的身子有些微微的颤抖,愣了一下停了挣扎,一只手在他背上拍拍,另一只手一扬用掌风将一旁看热闹的文客北挥到一边:“小孩子,看什么不好,看这样的热闹要张针眼的。”躺着也中枪的文客北哼一声嘟嘟囔囔跑了,跑向义斩殿中将大家都动员起来看热闹。

       张佳乐只觉得嘴里尝出了一丝甜腥味才松了嘴,一抹嘴得意地扬了笑容:“叫你不辞而别,叫你随随便便就消失了这么些年!”孙哲平看着他眼眶是红了,却没见到一滴泪,暗暗松了口气,嘴里却苦大仇深起来:“那有什么办法,不能上战场了还不允许我四处跑跑?我可是个狂战士!”张佳乐一瞪眼睛:“狂战士了不起啊!老子还是狂战士他男人......呸,他搭档呢!”一时口误,罪过罪过,根本不是将心声说出来了!

       孙哲平笑意更深,煞有其事地点点头:“有道理!毕竟是做人家男......搭档的,一句话不说就消失,的确有些说不过去!”张佳乐冷漠脸,一个扫堂腿过去,然后毫不犹豫拔出枪“啪啪啪啪”一圈扫射过去。孙哲平倒是灵活极了,一个后空翻后轻松自得地躲过了所有子弹,身后院中看起来就像是花了大价钱做的景致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瓶子破碎花草倒地,各种乒乒乓乓叮叮当当的声音响成了一片,直到张佳乐手中的手枪“咔”的一声,象征着子弹打完的声音响起,随后便是清晰的吸气声。

       二人转身,看到目瞪口呆的义斩众人,楼冠宁脸上堆起来欢迎张佳乐的笑都僵住了,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场面一度非常尴尬。最终还是张佳乐打破了沉默,随手一指:“算他身上。”妥妥的,他有的是钱,所以不要盯着我看。

       楼冠宁深吸几口气告诉自己这个人很强,这个人打不过,这两个人都惹不起之后扬起看起来就相当屈辱的笑,伸手跟张佳乐握手:“久仰大名,欢迎欢迎。”将他带到早就准备好的客房后用带满警告意味的眼神在他们之间巡视了一下后啪地关上了门。

       张佳乐和孙哲平看着被关上的门,安静了半刻,一起笑出声来。张佳乐直笑得直不起腰,缓过来后朝孙哲平看去,正好对上同样看着他的一双黑黝黝的眼睛,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眼神不知不觉地就柔和了下来。

       “回来了?”

       “回来了。”

       “不走了?”

       “不走了。”

       张佳乐一拳砸过去,孙哲平没躲,硬生生接下了砸在胸前的这一拳,望向张佳乐有些嚣张的脸,他摆着恶狠狠的表情道:“这可是你说的!”

       “嗯,我说的。”

        怎么的,也得亲眼看你拿下一个冠军啊。

 

       话说当年......

       带着斗笠的人离开了,在场的各位只是被小小的插曲影响了片刻,便又投入到了新的故事剧情中,没注意到另一个人从角落站了起来,路过方才那人的座位时微微弯下腰像是拾起了什么东西,边念叨着“这个人还是这么粗心大意”边也结账离开了。

       第二天在另一家客栈醒来的张佳乐发现桌上放着一颗刻着自己标记的子弹,旁边摆着一只折得相当工整的千纸鹤,碰到的那一刻一道声音灌入脑内,带着回音一瞬间就随着千纸鹤一起消逝在了空中,还来不及分辨其中的音色,只是那话音像是刻在了心中一般清晰:

       “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不要犹豫。”


                                                    【END】

评论(2)

热度(17)